1ad9i精彩小說 大秦之蓋世劍聖 txt-第853章 韓非求見(下)展示-jl916

大秦之蓋世劍聖
小說推薦大秦之蓋世劍聖
颜路的身上,总是散发出一丝很温和的气息,他一步步走过来的时候,在所有人看到,就如同看到一个在普通不过之人。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倘若是谁要是小看他的话,那么绝对会吃亏的,而且还会吃很大的亏。
誰敢跟我搶
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颜路。
在整个小圣贤庄之中,他可是齐鲁三杰,也是无数弟子的二师公,他的实力不说,光是他的身份,绝对不是盖的。
身为齐鲁三杰之一的颜路,哪一个是省油的灯?
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
听到颜路的话,伏念似乎是没有听到一般,他的目光一直看着张良和韩非离去的地方,她就这样一直看着,看的十分的入神。
“其实我倒是有些好奇的,那就是你到底在看什么,为何看的如此入神?”颜路不由笑道。
伏念闻言,则是轻轻的吐了口气,在轻轻吐了口气的时候,就是看到他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回来了。”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从伏念口中说出的时候,饶是此刻的颜路,几乎都是没有听懂。
金鉆豪門:替嫁新娘
伏念口中所说的那个他到底是谁?
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就是看到颜路有些好气问道:“你所说的那个人,他到底是谁?”
honey,嫁给我
網遊之賊控天下
“韩非!”
当韩非两个字,从伏念口中说出的时候,这片天地之间的一切,仿佛都是变得有些寂静起来。
韩非,这两个字无论是对于伏念,还是对于这位小圣贤庄的二师公颜路,都是有着很深的印象,因为个名字实在是太过于耳熟了,而且这个韩非他可是荀夫子的得意门生。
“真的是他吗?你没有看错吗?”
颜路的眼中明显是有些变化了,毕竟他可是听说过韩非当初可是葬身于火海之中,虽然对于张良来说,是最为打击的,这些年张良一直在调查韩非的死因,可是终究都没有任何的结果。
“虽然我和他只是对视了一眼,但是我能感受到,他就是韩非,而且张良能够为了他,连子慕都能够赶出小圣贤庄,可见此人在张良的心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所以我的猜测,很有可能是对的!”
不愧是小圣贤庄的掌门人,果然不容小觑而且他是一个很强的人。
能够有着如此高的地位,就已经说明他无论是什么事,都了如指掌。
“而且张良带着他,去的地方就是后院,后院是什么地方?后院可是师叔他老人家住的地方,一般人可不敢去轻易的打扰他,但是张良敢带一个陌生人去后院,这就足够说明这个人就是韩非,他有可能没有死!”
伏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的眼中有些波动了,“虽然我不知道这十年中,他到底在哪里,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没有死,至于这么久才出现,很有可能是他自己的原因,不过我倒是很好奇,连师叔他老人家都看中的得意门生,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韩非之才,你又不是没有听说过,当初韩国还没有灭亡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韩非的话,恐怕那个时候的韩国灭亡的更惨,虽然最后也有鬼谷传人相助,但是韩国是一个很小的王国,如果当初韩非选择秦国的话,那么…”颜路说到此处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停止下去。
“如果他真的选择秦国的话,那么就没有李斯什么事情,李斯也不可能成为秦国的相国大人,所以韩非终究没有选择秦国!”伏念淡淡道。
无法完成的约定
“我倒是有些好奇,这十年内,他到底去了哪里,是真的死了,还是另有隐瞒?”伏念又是开口。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颜路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说掌门师兄,你是不是担心韩非,这一次回来,抢你的掌门之位?”
“你觉得他的志向,在小圣贤庄?”伏念反问道。
颜路淡淡一笑,然后就是看到他一步步走开,只留下若有所思的伏念。
“韩韩非,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阵微风吹过,很快就是看到伏念的手,不由轻轻的紧握了一下。
小圣贤庄的后院十分的幽静,幽静的似乎没有什么声音,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荀夫子才会选择在这个地方隐蔽不出。
——————
韩非走了一路,也看了一路,他想起了当初离开小圣贤庄的时候,曾经在小圣贤庄的后山上和荀夫子对话,那个时候他,意气风发。
那个时候,他想改变自己王国,可是命运早已注定,当初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
想如今秦国一统天下,这个天下已经没有韩国的立足之地,或者说在十年前的时候,韩国就已经灭亡了,所以当初他的抱负,以及他的理想,都是因为对付阴阳家而破灭了。
恍惚间,韩非缓过来,目光看了看这个后院,走到门前,他犹豫了一下,轻轻的敲了敲门。
后院的门打开了,露出了一个不过几岁的孩童。
都市之無敵神醫
他抬头看了看韩非,又是看了看张良,也许对于韩非他不认识,但是对于张良,他还是认识的,毕竟张良可是小圣贤庄,齐鲁三杰之一。
“见过三师公!”孩童恭敬说道。
“有劳了,麻烦你通告荀夫子前辈,就说有人求见!”张良微笑道。
最牛特別教官 虹雲風暴
那个孩童明显犹豫了一下,只见她张了张嘴,“可是师祖说,这段时间他不想见人!”
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张良不由苦笑了一下,只见他又是笑了笑:“你就和荀夫子前辈说,就说是他的弟子韩非求见!”
“韩非?!”
孩童明显大吃一惊,他有些震惊的看了看张良身边的男子,心中瞬间不由得一惊,莫非他就是荀夫子的得意门生韩非?
韩非淡淡一笑:“有劳了!”
元氣少年 張君寶
“你稍等,请稍等!”孩童连忙走进了后院。
张良笑道,看来我还是没有你的面子大,荀夫子前辈前辈,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见到的,我有的时候想见他,都见不到!”
“你如果改一下称呼,我想应该好一点!”韩非淡淡一笑。
生笙情問沫
在他们两个人说话的时候,门打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