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lph超棒的玄幻小說 天行緣記討論-第兩千一百零六章 開啓相伴-g69s8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在万佛城内的拍卖会中突然进了不少大雷光禅寺的戒律僧维持次序,这般阵仗好似之前的拍卖会从未有出现过。顿时坐在大厅内的众多修士便开始不安分起来了,他们不过都只是化神期和元婴期修为面对着大雷光禅寺的戒律僧自然是毫无招架之力。
场面上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异样,不少怕事的人纷纷站起身来准备褪去。其中多数还是以散修为主,更有夹带了一些异界修士。
此时从顶楼包厢正中传来了道洪亮的声音,一声用狮吼功道出的“阿弥陀佛,”响彻于众人耳边。接着只听那声音说道:“本座大雷光禅寺普颠,今次前来坐镇,希望各位同道也都给个面子,只要依例行事便可,且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
此言一出下面坐着的众人才算是心中稍安,毕竟万佛城主普颠大师的名号摆在那里。他为人也是众人信得过的,今次拍卖会由他亲自出面坐镇,场内再加上大雷光禅寺内的这些戒律僧加持之下自然是万无一失了。
普颠的声音自然也是惊动了盘坐在包厢内一侧的阎文雄,收起四周的禁制光晕后急忙走上前去打量了下。少倾面上露出忌惮之色道:“师傅今次的拍卖会是不是搞得有点大,连和那些大雷光禅寺戒律堂内的‘十八戒律僧’都来了,还有城主亲自坐镇莫不是要出大事情?”
易天则是淡淡一笑道:“刚才普颠大师的话你都听到了,只要不搞事自然无需担心受怕了。”
阎文雄却是一阵唏嘘道:“没想到我这辈子竟然还能与合体期修士同场拍卖,如果能够近距离接触一下那真是天大的福分了。”
“瞧你那点出息,”易天却是不屑的道:“要是让你与合体期修士同台而坐只怕你都未必有这般胆量吧。”
阎文雄闻言却是满脸露出敬畏之色道:“师傅你不知道我自打出生也没见过一个合体期修士,以前在地狱界的时候至多也只能看到几个分神期的大佬,那个时候心里已经是莫大的满足了。”
“少扯闲话,这次是来给你擦屁股的,”易天呵斥道:“我已经找人帮忙了,相信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把东西拿回来。”
“师傅为何对那块玉佩如此上心,是否有特殊的意义呢?”阎文雄问道。
冷帝缠欢:爱妃,束手就寝
“那东西最好还是拿回来,”易天满脸肃色的回道,也没有道出缘由只是瞪了他一眼随即便闭上眼睛静坐了起来。
阎文雄见罢也是觉得无趣,只得在对面找了个位子安坐了下来。既然听师傅说安排了人出手协助那自然无需多担心才是。
此时外界大厅之中那些低阶修士才稍稍安静了下来,突然在四周的那些包厢内也有不少修士急急忙忙出言回复了下,这些待在下方楼层的修士修为都在分神期和化神期那般。
少倾只听有道调侃声从顶楼正中右侧的包厢内有道嘹亮的声音传出道:“原来是普颠道友亲自前来,老夫阎邱有礼了。”
说话之人正是黄泉族族长,他的名号想必在场内不少修士也都听闻过。不过既然敢第一个跳出来回复自然也不会怕普颠,只是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才是。
随后又有一道声音浑厚的声音从对面的包厢内传来道:“阎老儿没想到又见面了,这么多年你的脾气还是没变。”
只听阎邱冷喝一声道:“对面的不知是哪位,我们可曾认得?”
“你记性不好,老子乃是妖族特使熊二宝是也,当年你在妖界搞风搞雨,没想到今次会在佛灵界又被我撞上。”
没想到在妖界之中竟然还会遇上老朋友,不过以熊二宝的个性自然是不会坐守食铁兽族,能够跨界前来也应该是在妖界内找了份合适的差事出来溜溜腿吧。
听到这声音原本避闭目养神的易天则是眼皮微微轻轻抖了下,随即又恢复原状。面前的阎文雄没有察觉到细微的变化,但他却是开口问道:“师傅可知那两位合体期修士的威名?他们可都是非常厉害的人物,阎邱就不说了黄泉族的族长,那熊二宝可是近数百年来在妖界风生水起的大人物,身为妖族特使多次出访异界。”
“听闻过,但只要你不去招惹他们想来也是无事,”易天淡淡的回道:“你应该和阎邱很熟吧,当年离开黄泉族是否也有他的因素在?”
“别提了,阎邱身为族长倒是不会管宗族的事,”阎文雄却是说道:“其实还是黄泉族内乱的事,但凡是血统不纯正的皇室子弟都要在进入元婴期前离开宗主。”说罢阎文雄眼色一黯撇撇嘴皮子没好气的别过头去继续打量起场内的情形。
易天却是脸上微微一笑心中却是暗道“没料到黄泉族为了保持血脉正统还会有这般规定,”随后也是哼了几声不再言语。
这次拍卖会的顶楼七间包厢外亮了五盏灯说明有五间正在使用着。除了刚才的三人外还有两间没有声音表态,下方坐在大厅内的低阶修士们也都纷纷将目光转向这两间,想看看这内中是否有人会回应。
好半会只听挨着妖界特使的那间房内传来道声音:“鄙人散修昆凌子见过诸位道友。”
上仙,打劫!
‘昆凌子’此人倒是面生得很却不知是什么来路,易天心中暗自思量起来却听到在正中房间内普颠和尚开口道:“原来是‘昆凌’道友,听闻你可是有名的探宝能手,今次拍卖会中自然也不缺你的手笔,能有你参加此盛会我万佛城自然是蓬荜生辉啊。”
易天闻言便意识到这次拍卖会压轴之物说不定就是此人找来的。而且普颠也是对人知之甚详所以才会有此一言。
倒是自己旁边的那间房内久久没有人开口,易天自然也不愿多声张只是三敛其口不再多言。
倒是那黄泉族的阎邱却没来由的开口道:“宛道友好大的架子,也不出来和城主打声招呼。”
此言一出似乎是想挑起矛盾,下方的不少修士却见目光移到顶层蛮角族的包厢处,可等了三息后却还是无人回应。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领取!
这般样子好似有些冷场,恕不防在顶层下方的一间包厢内有道声音响起道:“老夫宛刚见过普颠大师,礼数不周还请多多担待。”
话语声落下后众人的目光却是瞬间转移到他所在的包厢处,倒是普颠再次开口道:“宛道友既然来了便好,此次盛会承蒙诸位道友捧场贫僧感激不尽。”
宇宙魔人
殊不知此时在正中包厢内普颠盘坐在内脸上尽是疑惑之色,盯着楼下包厢打量了许久,随后又将目光转向同在顶楼的蛮角族贵宾厅。嘴里轻轻念叨了下:“去探探在那蛮角族贵宾厅内的是什么人,能够叫宛刚把位子让出来的人绝对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身边的弟子闻言便急忙退出的房门。
少倾下面的拍卖会便正式拉开了序幕,除了目录上的东西外此次主板会还特地先拿出了不少中低阶的灵器作为添头。毕竟前来的参加拍卖会的人数不少,他们自然是无缘那些高阶物品的,所以拿点东西来搪塞下也是不错的选择。
首先上场的是几件品质不错地阶飞剑灵器,而后便是些丹药和宝材。这些东西在高阶修士眼中自然是无足轻重的,但在分神期以下修士中却争抢得异常激烈。
对此易天却是毫无兴趣,但是阎文雄看的津津有味,平日了他不过是混迹在下方的人群之中哪比得上现在这般轻松写意。
鳳凰鬥:蛇蠍帝後謀天下
老婆,么么哒 浅月
过了半个时辰待前面几样竞拍品都交易完成后,主办方的僧人端着个盖着红布的一尺大小托盘走上中央竞拍台。
当主持人将托盘上的红布掀开后露出里面的东西,只是一件古朴的玉钗,看式样有些年头了也不是灵界的款式,上面的灵力蕴含不强像是件地级灵器,至多合适化神期修士使用。
只听主持人介绍道:“地阶灵器凤头玉钗一支,缺损了另一半所以座驾五十万上品灵石,每次加价一千,有需要的修士请出价。”
话声刚落下方出价的人到是寥寥无几,连得加价都是最小单位那般。
突然从顶楼传来声音道:“六十万。”
说话之人声音有些颤抖好似底气不足的样子,下面的人却抬头看看特别是那些准备竞价的修士更是脸上露出些许疑色。之前倒是没有听到过这房间有人发声音,现在突然出声确实有点意外。
在贵宾厅内阎文雄没来由的直接开口倒是让易天有点始料不及。随即睁开眼睛打量了下才道:“你身上可有六十万上品灵石?”
阎文雄面色尴尬的摇摇头道:“徒儿没有,不过那下面的竞拍之物乃是我母亲当年留下的东西,睹物思人所以我才会情急之下出声喊价的。”
“说起来六十万上品灵石差不多比你你这般元婴期修士全部身家还多了,”易天却是调侃道:“难不成你问我借么?”
冷王霸愛:大齡丫鬟
阎文雄则是眼前一亮随即急忙走上前来道:“师傅在上,今次徒儿行了拜师礼可师傅也没有意思一下,不如就将下面的拍卖物赐予我可好?”
易天闻言为之一愣,这道是自己疏忽了。收了徒弟做师傅的总要表示一下才行,本来是想事后再赐他几件灵器防身的,不过现在看来却是不需要了。
白了他一眼易天却是说道:“说好了你既然要这凤头玉钗那其他东西就没你份了。”
阎文雄想也没想直接点头回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想来师傅你也不会糊弄我吧。”
明显阎文雄也是在考量自己,易天见罢则是淡淡一笑,随后取出了份传讯玉简写下点内容后便激发了送了出去。
阎文雄见罢却是惊讶的问道:“师傅你不准备亲自出手么?”
“区区一件凤头玉钗那需要劳烦我,找人代办就行了,”易天不屑的道。
少倾下方的竞价便继续了起来,虽然上方贵宾厅内突然不适时宜的出来打岔但在这之后也没有再出手竞价了。倒是下方坐在大厅内的几个化神期修士直接开提价,从每次的一千一千到一万一万,很快便将价格提升到了九十万以上。
如此让坐在贵宾厅内的阎文雄也是面色铁青,目光扫过却见师傅坐在一边老神在在的似乎完全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聖竅
片刻后这件凤头玉钗的拍卖价格已经突破的百万即便,说起来都已经是天阶灵器的范畴了。但竞拍的两个人似乎还没有松口的意思,让四周在场的人看的也是豁然起敬。
坐在贵宾厅内的二人则是神色各异,阎文雄略有担忧而易天却是一脸轻松。突然只听门禁外有道声音传来:“大雷光寺智能参见,还请贵客开门相见。”
易天神念微动发现是个化神期的僧人站在贵宾厅外扣门,无奈的摇摇头转而对着阎文雄道:“有大雷光禅寺戒律堂的人来访你去接待下吧。”
阎文雄闻言也是面色微变神念伸出查探过后则是脸色大变道:“那来人是此处万佛城副守备,师傅你这是强人所难么。”
“怎么你和他之间有过节?”易天笑道。
“何止是过节,他是兵我是贼,平日里没少打交道,今次师傅叫我去接待来人,只怕是找错了人吧,”阎文雄一脸憋屈的道。
“往事已矣,现在你拜入我门下算起来也是重新做人了,怕他干什么,”易天说道:“去开门吧。”
1839
阎文雄见罢也是觉得无奈但被师傅催促之下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将门打开。
‘呀’的一声房门打开后只听门外的智行和尚道了句:“怎么是你?”接着神念扫过内部后面色不变又道了句:“打扰了。”
阎文雄也不知所以然随即直接将门合上重新打开了禁制结界走了回来。
北月王爵前傳雲端
此时下方的竞价已经结束了,竞得之人是个浓眉大眼的化神期修士。只见他兴高采烈的走上台去和主持人交割了灵石后便拿着东西从一旁的侧门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