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lpmw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第246章 有意思-ydpru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小說推薦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周氏这个时候也烦躁得不得了,恼怒的瞪了凰雀灵一眼:“你不甘心,你不甘心有什么用。这个小贱人的本事,可真是不得了。我怀疑,不管咱们说什么,她都是有后手在那边等着的。所以,我们现在,最好是什么都不要说。不然……哼,接下来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咱们都不愿意看见的事情。”
凰雀灵瞬间就偃旗息鼓了,只对着额凰于飞尴尬的笑了笑,实在是生怕自己说多错多。
李俊及看了看凰于飞,心头对凰于飞的果敢更加喜欢了,只是想到现如今两个人的关系,李俊及就觉得心头是一阵凄凉。
这样优秀又出色的女人,原本应该是自己的女人才是。
可现如今,看上去却像是自己亲手送到了别人的手心里。
战王君墨白,那下手的速度,可真是太快太快了,快的让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深深吸了一口气,李俊及对着凰于飞拱手道:“郡主,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周家现在都还没有派人来迎接,想必是不会派人过来了,要不然,我先派人把他们送过去。”
裸爱成婚 汐奚
凰于飞神色中带了几分凝重的看着李俊及,冲着马车上的周氏咧嘴一笑:“怎么能呢?如果要去,自然是我亲自送过去比较好。毕竟,出门的时候,我也答应过祖母了,一定要好好照顾二叔一家子呢。”
“可是……”李俊及心头十分着急,凰于飞现如今的身份,怎么能亲自去做这些事情呢。
凰于飞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可是什么?我知道世子想要说什么。可是世子不要忘记了,即便我已经是郡主了, 那我也是凰家的女儿。身为凰家的女儿,做祖母交代的事情,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周围即刻响起了一阵欢呼声,大家都说飞凤郡主竟然如此深明大义,已经是郡主了,还这样善良纯孝,实在是太难得了。
凰雀灵一张脸都已经扭曲了,不可思议的盯着凰于飞,那眼神简直嫉妒到发狂。
凰于飞太不要脸了,竟然敢踩着自己一家人的肩膀,标榜自己的好名誉。
凰于飞瞥了周氏一眼,轻笑道:“二婶儿放心,我这就送你们去目的地。只是,不知道舅舅一家人,是不是收到了你们要来京城的消息呢。你们也知道的,我那郡主府,虽说是皇上御赐的,按道理来说,地方不小。可要请你们去住的话,只怕是不太方便呢。你看,芷儿那丫头,我都已经让她去纪王府了。”
周氏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就说,凰汀芷那死丫头,和凰于飞的关系这样好,怎么会不去郡主府,反而是去了什么纪王府。
原来,都在这里等着呢。
凰于飞好算计,直接堵住了周氏所有的退路。
周氏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住了到了喉咙口的血,对着凰于飞沉声道:“多谢飞儿,飞儿有心了。”
凰于飞颔首笑道:“嗯,那就麻烦世子殿下了。我们走吧。”
周氏的目的确实是达到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周氏的脸色,却是难看到了极致,根本没办法让自己的心情好起来。
武俠網遊賤公子
凰于飞这个小贱人,这一手算计,可真的是,太强悍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周氏对着凰雀灵警告道:“灵儿,你可看清楚了。凰于飞这个贱人,根本就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你回头,除非必要,可千万不要和她对上了。 ”
凰雀灵满不在乎的冷哼了一声:“娘,你也实在是太谨慎了。坦白说,我可并不怕她!”
周氏一双眼睛像是要滴血一样的盯着凰雀灵,眼神中带了几分冰冷的道:“怎么?翅膀硬了,连带着娘的话都不要听了是不是:我和你说,除非必要,不要去惹凰于飞。你现在的身份可是今非昔比,想要上赶着来巴结你的人,可是不少的。你要懂得用计谋,不要傻乎乎的,什么都自己上。”
青雲天下
凰雀灵的眼睛亮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周氏:“娘,你的意思是说。让我找人当枪使?”
至純教師
周氏冷哼了一声:“还算你不太笨,竟然还知道我是这个意思。”
凰雀灵忙不迭的笑道:“娘,你就放心吧。女儿又不是天生的笨蛋。女儿知道娘的一番苦心的。就请娘把心放到肚子里吧。”
凰雀灵嘴上这样说,可实际上却还是没有将凰于飞放在心上。
在凰雀灵看来,凰于飞再厉害又怎样,现如今还不是要被自己的娘算计的送自己回去。
堂堂郡主,竟然被人用来做这种跑腿儿的活儿,可真是够丢人的了。
马车启动的那一瞬间,凰雀灵只觉得自己的心情都要飞起来了,开心得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才好了。
只觉得,自己来京城的第一步,就已经是将凰于飞狠狠的踩了下去了。
这就意味着,将来在京城的每一步,自己都可以将凰于飞狠狠的踩在自己的脚底下!
狂歌六界
可马车还没进城,就听见车队后面有大批骑兵逼近的声音,马蹄声轰隆隆的,实在是让人胆战心惊。
凰雀灵等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李俊及大声道:“战王殿下回京,众人回避!”
周氏的一张脸瞬间就扭曲了:“战王!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京了。凰于飞这个贱人,运气可真的是好得很。”
一直都闭目养神,不管周氏母女说什么的凰柏,眼睛瞬间就睁开了,神色中带了几分不耐烦的对着周氏道:“不要贱人长,贱人短的。你这样让旁人听见了,你让咱们周家,如何在京城立足?”
月無涯
周氏眼神狠戾的盯着凰柏:“当年如果不是你多事,怎么会有这么多事情发生。咱们一家人,怎么会在这里受到这样的侮辱?”
凰柏的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致:“你说什么?侮辱?是谁要在这里自取其辱。你不过是平明百姓,要来投奔亲戚,自己进去就是了。可是你偏不甘心!你现在还说你受到了侮辱?到底是谁受到了侮辱。飞儿堂堂郡主,现如今却是要做这样跑腿儿的事情,人家都没说什么,你反而在这里觉得侮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