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d7o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深淵歸途-46 業報推薦-vjmqz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作为主祭,对白礼的状况也有些模模糊糊的感知,药哥便是因此察觉到了异动。他们每天都会来查看一下这里放置的尸体是否按照仪式规则进行,现在心里怕是在庆幸自己来得早了一些。
“该死的……是不是皮二那混蛋的人!”药哥吼了一声,左右两边的人从外套下面拿出了短棍,凶神恶煞地盯着陆凝。药哥也一脸狰狞:“我就知道那个瘪三绝对不会遵守井水不犯河水这一套。”
陆凝笑了:“药哥怎么说也是混了大半辈子社会的人,怎么会相信利益无关就不会排除异己这种蠢事?”
“你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了吧?”药哥捏了捏手臂,“既然你废了这个尸体,那我们就需要一具新的尸体来继续仪式——给我上!”
两边的爪牙听见命令立刻挥动棍子扑了上来,就在这时,他们脚下同时一绊,发出大叫声扑倒在了地上。血腥味立刻弥漫了开来。药哥一愣,立刻伸手去按旁边的电灯开关,却发现开关已经被撬松了,根本按不亮。
“我们知道你们通常有几个人会来。”陆凝甩了甩手里的剪刀,“你以为我们不会提前准备好?只有我一个?药哥,人年纪大了也老了啊。”
“死丫头……没想到皮二雇了你这么个牙尖嘴利的来。”药哥冷笑一声,“这鬼地方居然还藏了人?”
火影四代成為彭格列十代的日子
陈航和钱义朋走了出来,两人手里都拿着用钢管和镰刀、铁丝制成的长镰,刚刚就是他们从左右把这东西伸出去割了那两个人的脚腕的。
你想要我的爱吗
“这俩人意志力也不行啊,我以为您能带来的人是无论负了多重的伤也能完成命令的……哦,明白了,这两位恐怕不是什么保镖,是合作伙伴吧?”陆凝好整以暇地退了一步,靠在停尸床上,笑着说道,“只不过是您为主导,这两位也比较认可罢了……架上。”
最后两个字出口,陈航和钱义朋就将镰刀卡在了地上俩人的脖子上,两人瘫倒在地上,即使痛得抽搐也不敢乱动了。
“皮二还真是能找人,这年头这么年轻还能这么狠的可不多了。”药哥却一点都没有被压下气势,“我挺欣赏你的,不如为我做事怎么样?给皮二那种还没起家的废物干活还不如和我共事,我药哥从不亏待朋友。”
“哦?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只是药哥得真的开出价位来才行,空头支票我们可是不认。”
“简单,皮二那家伙给你们开了什么条件?他不外乎是给你们一些钱,再许诺替你们做点什么事而已。但是我可以和你们分享白礼的所得,怎么样?”
“那您可得说清楚点,怎么个分法?”
“我得了龙脉,便分你们一件龙之秘宝,如何?”药哥说。
网游之剑神无风
“药哥,可别试探我们。”陆凝冷笑了一声,“这白神无论怎么说都只是一个地仙而已,你就算许愿也不能超过它自己的能力,还龙脉,能觊觎一点龙气我都算它厉害了。”
“哼,还真不是装的。”药哥摆了摆手,“行啊,小姑娘,我要的不过是这枣园庄的气运而已,我也不求什么大富大贵,那东西我现在就有,所以我要的就是能在这里修炼成仙!所以你们也可以分享这份赠予——鬼仙修行之法不同于道家还需要看人根骨,只要有灵之物都可以修炼,如何?我连这些都说了,比皮二那家伙强多了吧?”
“不愧是药哥,果然很会做人。”陆凝笑着点了点头,“听起来挺划算的,只是还有两项。第一是怎么保证您一定能按照咱们约定的来,第二是今天您的这位牺牲者已经无法‘使用’了,现在剩下的时间可不多,我们从哪里找第二具尸体来?”
地下情:寶貝,妳真甜!
“第一个好办,我可以把你的名字添加到这次的约定交易内容当中,我是主祭,有这个资格。而那个尸体嘛……人我们还是能找到的。”
“既然您有这个把握,请现场执行吧?这应该不会费多少力气吧?”
“……好。”药哥走上两步,反手将门关上,从兜里掏出来了一个折得层层叠叠的纸符,捏着纸符口中低声念诵着什么。陆凝将剪刀放回袖口里,悠闲地看向了地上的两个人——脚腕的伤已经慢慢开始止血了,其实也不怎么重,现在两人更恐惧的应该是脖子后方的利刃。
就在陆凝转过眼神的一瞬间,药哥却猛然一撩衣服,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刺向了陆凝!陈航大喊了一声,但陆凝已经更快地往旁边一躲,闪开了药哥的攻击,那匕首直接剁在了床上。
“图穷匕见啊,药哥。”陆凝笑着说。
“小丫头还嫩了点,虽然装的像模像样,可最后那个要求还是暴露了你的外行。”药哥一捏符咒,“今天你们一死,往冰柜里一塞,十天半个月都不会有人查的。”
我们最强 七色雨
随着他扣下符咒,身上隐约出现了一层土黄色的光,陈航抡起镰刀从后面砍了过来,锋利的刀尖撞在他胳膊上居然发出了金铁交鸣的声响,不能寸进。
“防身术啊,可惜好像不是什么道家的辟邪手段。”陆凝说。
“哈,对付人要什么辟邪?”药哥看准了陆凝是领头的,根本不管后面两个人,抓着匕首继续捅了上来,“分享?哈哈,你可是自己说的,谁会再多几个人来分享自己的机缘?让我念完了符咒就是你的失败!”
“果然有点准备。”陆凝向着药哥一挥手,可药哥年纪还在壮年,身手还是很敏捷的,侧头一躲就闪过了扔过来的飞镖,身后当啷一声撞在了冷藏柜上。
“虽说已经刀枪不入,可是遇到攻击还要闪避,是不是有承受上限?”陆凝说道。
快穿之每次都是我躺枪 旺财是只喵
药哥只是冷笑,继续步步紧逼,陆凝也只能躲闪,以她的力气和药哥这种常年锻炼的大汉拼刀就是吃亏。那边陈航和钱义朋也放开了地上两个人,陈航这人鬼精,一看破不开药哥身上的防御,镰刀一拐直接勾住了药哥披着的白大褂,嘶啦一声就扯开了衣服,钱义朋见了马上也是一镰刀劈在了药哥后腰上,没伤到他皮肤,却砍断了他的腰带。
这种关头药哥自然不会在乎裤子问题,但腰带一段这条长裤就有点碍事了,他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反手直接用匕首将裤子沿着裆部切开,继续冲向陆凝,完全是不管不顾的局面。这么一搞滕璇和燕子丹也躲不住了,各自拎着武器冲过来要帮陆凝拦阻这个凶性大发的家伙。
“老鼠崽子还挺多!”
人一多药哥也感到棘手,一拧腰攥住了身后的一根镰刀杆,一脚踹在了陈航胳膊上将他踹开,然后便甩开镰刀乱打。燕子丹开出了手里的射钉枪,然而滕璇更加生猛一些,冲上去抬起胳膊就挡住了镰刀,甩开另一只手里的长柄榔头直接夯在了药哥胳膊上。
“比打架?老娘还没怕过!”
試婚進行時 蘇壹暖
药哥虽然不吃锐器,可是这么一个钝击也让他镰刀再次脱手,他感觉到滕璇是比较会打架的那个,转头就要再去抢钱义朋手里的镰刀。可钱义朋看到陈航吃亏哪会让他轻易得手?镰刀一收,抬手将一包东西砸在了药哥脸上,顿时白灰弥漫了开来。
“别在室内用这东西!”陆凝用手掩住了口鼻,也稍微遮住了眼睛。生石灰这玩意是晏融说过的“耍阴险很有效”的东西,能在双方武力值相差不悬殊的时候干掉不少比你强的对手。
药哥发出了大声的惨叫,钱义朋稍微松了一口气,也远离了那片白色粉尘的地方,众人纷纷绕开,这时候,陆凝轻轻拉了一下滕璇的衣角。
两个人从高中时代就有一些默契,此刻滕璇立刻会意,握紧了手里的榔头。果然,下一秒药哥就从石灰烟雾里冲了出来,双目圆睁,盯着陆凝,但他扬起的匕首却被榔头挡住。随即滕璇一脚窝在他肚子上,可惜反而是自己脚疼,药哥抬手一拳砸向滕璇,没想到被滕璇抬手就接住——她力气比药哥小也没小太多,硬接居然也接得住。
同时,药哥脑后也被一根棍子猛砸了一下,陈航骂骂咧咧地吼着,他发现滕璇的钝击更有用,马上从地上俩人丢掉的短棍里捡起了一根,就算打不穿那层壳也要让药哥难受。
“一群烦人的兔崽子……”药哥挨了这一下也不太好受,这毕竟不是真有个头盔,脑袋被砸了还是有点感觉的,他刚要扭头,却发现门被打开了。
“大家!有反应了!”周诗兰喊道。
“什么?”药哥一时有些不明所以,而陆凝等人却完全不管,径直冲向了门,跑出去的速度比刚才躲他还快。药哥愣了一下的时间,滕璇作为最后一个已经站在了门开,咧嘴一笑:“吃屎去吧!”
咣当一声,门被关上了,却不是正常关闭的。空气中的寒冷更加清楚,药哥拖着一双裤筒,猛然打了个哆嗦。
“什么玩意?”他愕然往周围看了看,就在这时,地上的两人发出了惨叫,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啃咬声传了过来,药哥赶紧摸了摸裤兜,掏出手电照了一下前面。
一些不成形体的鬼怪正在疯狂啃咬着地上的两个人,他们的一半身体已经变得血肉模糊,正在疯狂翻滚着,却依然不能逃开鬼怪的纠缠。在这些趴伏在地上的鬼怪当中,有一只躯体破烂,但是头部却是一团黑,双目闪烁着红光的鬼正死死盯着他。
“怎么回事?白礼还没完成,你们不应该起来啊!”药哥有点慌张地后退了两步,抽出两张符纸念念有词,然后扔出两团火星,但是那火星落在地上马上被红眼鬼踩灭了。
“厉鬼?是……是厉鬼?怎么可能?这才两天怎么就诞生厉鬼了?何况这里是白神指定封印的地方……别过来!混账!那几个小兔崽子!”
药哥直接冲到了门旁,用力拉着门,但是鬼怪的影响下,整个太平间的出入都被封闭了,没有一定的道法根本打不开门。药哥用了大约五秒钟才想到这一点,再次伸手往口袋里掏摸,可没等他下一张符掏出来,肩膀就被冰凉的手按住了,刺痛感立刻让他失去了手上的力气。
“不,不是,不是我……我没杀你……我……”
防御的符对于鬼怪的攻击完全没有任何效果,他的胳膊掉落了下来,就像是被车撞断了一般,接着,那只鬼怪扑在了药哥身上,在一声惨叫声过后,便是血肉被拧碎的声音。
=
“宋姐的最后一支镖交给这个罪魁祸首也算值得。”陆凝在走廊尽头回了下头,看向太平间,“药哥死了,白礼断了,剩下的就是那个‘皮二’……陈航,这个人总比较好查了吧?”
“知道,已经拜托了人帮我们查了,对了,诗兰,我爸说已经给咱们找到新的道长了。这次是他动了关系的,不是我们的供奉,所以让我们多尊敬点。”陈航高兴地说,虽然刚才被打的地方还有点疼。
灼热的心脏 夜已明朗
周诗兰戳了戳他额头:“是让你尊敬点吧,我什么时候不尊敬道长们了?”
“嘿嘿嘿……反正明天,明天我们就安全了。”
“那位道长性格如何?”陆凝问。
“呃……”陈航一时语塞,“我爸说是个性格和我很合得来的。”
众人神色立刻就变得有点古怪了。
“别那个眼神啊,和我合得来又不一定是什么坏事!我关键时刻还是能靠得住的好吧?”
“算了,总之大概能想到那个道长是什么样。嗯?”
陆凝的手机也响了起来,她接起来听到了汤海瑶的声音:“好消息!文玥,那个接龙下一棒轮到我了!”
“到你了?确实是个好消息。这么说上一棒接龙已经完成了?是谁的部分?”
“薛巧笛,接了咱们在密城的那一段文字,我想和你们商量一下再决定接下来写什么。”汤海瑶说。
“好,我们还没看,等我们看完可以开个视频会议联系。”陆凝笑着答道。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斷腸鏢
她没有向汤海瑶说自己的行踪,杀人这种事只是一同行动的人清楚就够了。
至于接龙方面,这样的话大多数人都已经轮过了一次机会,稍微计算一下的话,不算汤海瑶还没有写作的人就只剩下六个了。
最多三天,少则两天。